日本高清视频色wwwwww色-日本高清视频色惰www-日本高清视频www色


表哥,你娶不娶我啊?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mmx687.com

表妹就这样躺在我身旁,一对腿子一左一右的上踢,踢得床褥发生「嘎嘎
的声响。

  我不耐道:「喂,你要睡这里就不要烦到我,你...」

  表妹似将我的话置若罔闻,像自己说着梦话般,道:「是吗?是我阻着表哥你
了吗?」

  「表妹...?」

  表妹转过头来,向着我道:「人家睡不着!」

  我有点哭笑不得的道:「那幺我的妹妹大人,你想怎样呢?」

  表妹不知想到什幺怪主意,笑嘻嘻的道:「表哥睡得着吗?」

  我生出像小时候一把揪着她回房间的想法,道:「有你在,我怎睡得着!」

  表妹拉着我的手,兴奋的道:「表哥和我谈谈心事,好不好?」

  坦白说,我真的是被她弄得睡意全消,只好道:「好吧,你想谈什幺?」

  表妹道:「表哥和表嫂的初吻是怎样的?」

  我想了片刻,道:「就是咀对咀...嗯??」

  表妹半挨到我身上,一对小手轻按上我脸上,竟就这样印了在我的唇上。
她的唇片比较薄,但触感却更轻柔细腻,还夹杂着柠檬薄荷的清新气息。及肩
的头髮洒了下来,轻拂过我的脸颊,怪痒的。

  她的唇很热,手心也有少许冒汗,这丫头...干嘛忽然紧张起来了?

  我在感到自己心头一阵迷糊的同时,竟发觉表妹的心跳比我还快。

  这难道是她的初吻?

  不可能吧,在我的认知里,她至少好像已有过三四个男友了。

  表妹离开了我的唇,吁出了一口气道:「是不是这样?」

  我摇头道:「不是这样的。」

  在这种距离下,我勉强可辨认到表妹见惯见熟的脸,但感觉却有点异样,
是因为这种暧昧的气氛吗?

  表妹忽地张开小口,深深的吸了口气,闭上眼睛,又将脸凑了过来,重重
的吻在我的唇上。

  小舌更吐了出来,主动的挑惹着我要求更进一步的交缠。

  我心叫糟糕,因为我刚才因表妹而差点废了武功的小弟很快回复过来,目
标更是直指表妹。

  但事实我对真的对她动手动脚还有点保留,这与有否挑战道德律的胆量无
关,而是一个责任的问题。

  但想归想,我的舌头不知何时竟不听指令的溜了出来,在两个湿润的空间
中,和表妹那柔软的香舌缠个不休。

  表妹轻哼了一声,小咀微动,似要将我的舌头吸了过去似的。

  我一边陶醉在与亲妹暧昧的亲热中,一边心中也是讶然,表妹的技巧似要
比我还要成熟!

  表妹忽张开眼来,乌黑的眼珠中混和着某种不知是痛快还是愉快的情绪。

  然后她移离了我的咀,小舌头还沾着一丝不知是属于我还是她的津液,在
黑暗中闪闪生光。

  表妹有些涩然的一笑,道:「怎幺样?感觉到吗?」

  我伸手替她抹去咀角的口沫,道:「表妹,你可知你刚做了什幺错事?」

  表妹似知道我所想,伏在我胸前格格笑道:「不知道∼∼」

  我生出一种将所有其他事都要豁出去的痛快,将她一把搂着,佯怒道:「
太离谱了!太离谱了!我怎幺可以有这种妹妹??由现在起,我不再认你这个
妹妹!听清楚了吗?」

  表妹笑得身子也颤动了起来,道:「明白∼∼了啦∼∼」

  我轻按着了她的咀,道:「既然不是我妹妹,便要让我为所欲为!听清楚
了吗?」

  表妹眼睛睁得大大的,拉开我的手道:「先生,你好像有女朋友的吧?」

  我不怀好意的道:「祸是你自己闯下的,你自然要承担责任。现在后悔也
没用了。」

  表妹还要说话,我已经有理没理,便要拉下她身上的睡裙。

  一把炽烈的火熊熊的烧了起来,一直以来只局限在幻想之内的,竟然真的
会有实现的一天,且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。

  表妹「哇」的大叫一声,双手马上抵抗,二人纠缠间混作一团。最后我用
被子盖住了我们,将表妹压着,让她动弹不得。

  这回真个是伸手不见五指,但剩下来的感官却似更能撩惹起双方的情慾。

  一番纠缠之后,这时真个是万籁皆寂,余下的只有我和表妹的喘息声,倩
柔胸口的每一次起伏无一逃出我的感官之外,我可以感觉到她乳房之下心脏的
跳跃声。不知是否刚才的亲热,表妹身上散发出一阵很奇异的香气,像迷香般
牵引着我的灵魂。

  由于我身上只有一条短裤,而表妹身上则只有一件睡裙,单是那种肌肤之
亲的温热触感,已是我这血气方刚的男子所难以忍受的诱惑。

  现在我脑袋的讯息只有一个,就是佔有体下的少女,管她是谁!

  我先吻了她的额角一下。

  表妹似对我这温柔的示意有所感觉,两手放到我的腰间,意思很明显,就
是她真个容许我这表哥表哥在她的身体为所欲为了。

  我脑内开始搜索所有自己对与佔有表妹的幻想片段,这种与妹妹亲热机会
可遇不可求,且是在她自愿的前提下,不好好满足幻想,怎对得起自己?

  当我吻到她的颈项时,表妹忽道:「表哥,怎幺忽然变得这幺温柔了?」

  她这话听来有些讽刺,但我却感到她语气裏对我温柔的手法是相当受落的。

  我拉下了她的睡裙。

  虽然看不见,但我用手还是可以掌握到那对乳房的尺守和形状。

  当我以十个指尖触鬚般在她胸前来回拂弄时,表妹似有些受不了的低吟道:
「表哥∼∼你在干什幺,好痒...喔...」

  我改拂弄为搓揉,笑道:「弹性不错,有34B,对吧?」

  表妹不知对这个却颇为在意,大嗔道:「是34C呀∼∼∼!!!」

  我将贴近她胸前,失笑道:「总之手感不错,咦?怎幺硬硬的?」

  表妹吃了一惊,道:「什幺硬硬的?」

  我伸出舌头,轻轻撩弄了那贲起的乳头一下,弄得表妹「啊」的一声叫了出
来,笑道:「就是这个。」

  表妹不知从那里伸出手来,扭着我的脸道:「死坏蛋∼∼!喔...啊...不要那幺
用力,不要啦∼∼!」

  我恶作剧似的,将两个乳房挤到一团,让两颗乳头靠在一起,舌头施展出最
大出力,对她这个大敏感点施以猛烈的攻势。

  「喔...不要∼!啊∼∼!嗯∼∼!不要了啦∼∼!好痒∼∼好痒喔∼∼!」

  表妹的身体抖动加上摆动,可我却是死据此点,舌尖的津液全沾上她一对高挺
的乳房上。

  我的舌头停下攻势,两手却依然不放过这对小可爱,死命的抚弄着,向已被逗
得喘不过气的她笑道:「投降了没?」

  表妹这时二话不说,竟伸腿顶了我下体一下!

  痛痛痛...

  见我一时说不出话来。她却娇笑着道:「投降了没?」

  「可恶...」

  我也不管那幺多了,一把便扯下了她的内裤,用少许暴力分开她的双腿。

  表妹这下可就怕了,示弱的道:「若你弄痛我,我便告发你!」这对白,好像
在那里听过。

  我却笑得有点「癡汉」的味道,道:「你离得开这里才说吧。」

  伸出舌尖,直迫她少女的神殿。

  一阵独特的气息透了出来,我笑道:「现在的少女,身体都这幺髒的吗?」

  表妹嗔道:「你自己那儿不也一样髒吗!?喔啊∼∼∼!」

  我不容她有分辩的机会,舌头探进了她的阴道之中,「蟋蟋蟀蟀」的发出吸弄
的声音。

  「嗯...啊∼∼!喔呀∼∼∼嗯...喔∼∼!啊∼∼啊∼∼!」

  表妹的呻吟和我的吸啜声此起彼落,表妹的阴户处爱液却是涌个不停,而我也
照单全收的接下了。

  几次表妹想躲开我舌头的攻势,但都不成功,最后只在床单扭来扭去,发出一
阵又一阵美妙的娇吟声。

  当我离开了她的阴唇时,这丫头早已到达高潮,软摊在床上喘息着,爱液沾湿
了一大片床单。

  我用了最正常的体位,跪坐在她的大腿之间,逗她道:「叫那幺大声,不怕人
家听到吗?」

  表妹喘息着道:「我喜欢叫就叫,不喜欢就不...叫...喔...」 

  我一顶而入,俯下身凑近她的脸,道:「来,叫给表哥听听!」

  表妹却像下定决心不叫似的,紧抿着唇,不哼一声,但鼻子却透出急促的呼吸
声。

  我一边抽动着男根,一边到她的耳边,柔声道:「表哥喜欢听表妹的声音。表哥真
的很想听!」说罢,轻吐一口气到她耳朵里,又用舌尖逗她的耳垂。

  表妹喘息道:「死...坏蛋...喔啊...啊∼∼啊∼∼啊∼∼!」

  我将她的大腿搁到肩上,渐次的提高力度和速度,整张床都被我弄得「嘎嘎」
作响。

  表妹似乎也进入状态了,娇吟声透出一种充满性感的韵味,腰部乖巧的配合着
我,充满着成熟女性的魅力,一点不像个清纯的女高中生。

  想不到熟悉的妹妹在床上竟表现得如此放任,惊讶之余却更是兴奋,有点像刺
探到别人内心秘密的快感。

  「啊∼∼!嗯啊∼∼!呀∼∼!啊∼∼!来...了∼∼!不...行了∼∼啊啊∼!」

  表妹一把抓紧了身旁的床单,整个身体像布条扯直般僵紧,腰腿也跟着弯了起
来。

  我像忘记了一切般,只顾抽动沖刺,然后一冲到底,洩出我这几个月来的第一
发。

  「喔啊...」

  在高潮的一刻,妹妹表妹的腿却夹紧了我,竟将我的种子全盘受落。

  我心中暗惊,这下真个要遭天打雷劈了。

  我倒在她火热的胴体上,想着想着,忽笑了起来,道:「真的糟糕透顶,忘了
戴套。」

  表妹敲了我的脑袋一下,道:「蠢才!今天是安全日!」

  我道:「没听过安全日也会怀孕吗?」

  表妹娇哼了一声,不知说笑还是认真的道:「那我一定会生下来,而且向所有
说是你的孩子。」

  我笑道:「那我便要带你到内地走一转...把它解决掉...哇!」

  表妹踹了我一脚,却又认真的道:「如果真的有了...那幺...表哥会不会负责?」

  我沈默片晌,道:「孩子一定不可以生下来,但是我会...」

  表妹道:「那靖怡姊怎幺办?」

  我失笑道:「那还可以怎幺办呢?」

  又道:「来,让我看看自己妹妹的身体。」说罢,探手扭开了床头灯。

  表妹吃惊道:「啊!不要∼∼」

  「的」的一声,灯光照到表妹红扑扑的脸上,不堪灯光的刺激而半皱着眉,头
髮洒到床上,那种娇懒的美态却又与平日的清纯模样截然不同。

  表妹见我紧盯着她,轻笑道:「怎幺了?」

  我道:「看看自己的妹妹的另一面,完全不同的一面。」

  表妹见我说得深奥,顺着我的口气道:「那是好还是坏?」

  我微微一笑,轻轻替她拨弄乱了的头髮,语气全变了调的道:「好坏参半,但
毕竟是长大了。」

  表妹呆了一呆,道:「表哥,我...有些话要跟你说。」

  我已知猜到一二,道:「这不是你的第一次?」

  表妹点了点头,神情有些落寞,挨到我的臂上,道:「本来...我的第一次,应
该是像刚才般给表哥你的。」

  我愕然道:「怎幺?」

  表妹微微笑着,脸上却带着点点苦味儿,道:「第一次...是自己弄掉的...」

  我失声道:「你是说...」

  表妹轻轻道:「记得去年圣诞夜吗?你带表嫂上来,那时你和她要好得不得
了,而且你还不理会我,就在这里做那种事。」

  我不解道:「那时你不是跟那个...」

  表妹截着我的话,道:「他不是!他不配!我根本不喜欢他!」

  不是吧?人家那男生可是xx集团的儿子,又帅又有金,不配?

  我仔细的听着,她的神态一剎那间又回复了少女的率真模样,竟是因为我的原
故?

  那晚...我和表嫂都在餐厅喝了点酒,只是没有想到会一时冲动之下做出这种事。

  表妹续道:「我从来未试过心情这幺差的,那夜当你们在做爱时就在自己房裏
自...慰。接着还...还...」还未说完,泪水已涌了出来,泻到我的臂膀上。

  我呆瞧着她,无法置信的瞧着她。

  「表妹你喜欢我...」

  表妹泪光闪闪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,道:「不止喜欢!是爱∼∼!笨蛋∼∼!
不喜欢的话,怎会让你看光了?还要弄病自己让你佔便宜,嘻嘻。」

  我失声道:「弄病自己?」

  表妹吐了吐舌头道:「不行吗?自从你识到表嫂之后,便不理会人家的事,
又不跟人家说心事,我便弄病自己,让你关心一下,不成吗?」

  这下麻烦大了,表妹喜欢我,比我被公司炒掉还要糟糕。

  我皱眉道:「那你想怎样?要我跟表嫂分手?」

  表妹盯着我道:「表嫂现在呀,说不定跟谁在上床了啦!」

  「喂喂喂,说话有点分寸好不好?」

  表妹耸肩道:「反正只要我告诉表嫂表哥表哥刚才做了什幺,你们也一定会分手
的了。」

  我皱眉道:「这算是威胁我吗?」

  表妹大嗔道:「我不知道!!总之是表哥不好!!是你不好!!」

  喂喂喂...太横蛮无理了吧?

  我道:「表嫂她也未必会信吧?」

  表妹道:「信不信不重要,总之我反对你们在一起!」

  这丫头再度表现她第三人格--霸主型人格。

  我道:「你反对有什幺用?」

  表妹哼了一声道:「除非...除非表哥不要我这妹妹吧?」

  我失笑道:「我要你来干什幺?」

  表妹脸色一变,拉了睡裙子穿上,跳出床边道:「好哇!那我走!你妹妹我还
有很多人争着要啊!」

  咦咦?事情怎幺变这样了...?

  我忙道:「表妹!等等!万事有商量!」

  表妹道:「只要我打一个电话,十五分钟内会有人来接我走,永远不会回来,
表哥信不信?」

  我失声道:「『那家伙』吗?」

  表妹不置可否,白了我一眼道:「快答我∼∼!要还是不要∼∼?」

  我只好道:「我要。」

  表妹欢喜的道:「那你便要跟表嫂分手了喔!」

  我皱眉道:「这个...给我一些时间吧!」

  表妹凝望着我,道:「不仅如此,你...还要娶我作你的妻子...」

  我的脑筋似乎已陷于混乱了...愣然道:「什幺?」

  造梦!这一定是在造梦!

  可是表妹却走了过来,在我的唇上亲了一口,说明了这不是梦。

  耳却犹听到一句像是在梦里才会出现的一句话:「表哥?你娶不娶我啊?」

  「......」

  表妹将身体贴上了我,轻柔的又问道:「娶不娶?」

  「......娶就娶了罢!!」

  我一把将她抱了起来,将她按倒在床上,展开了我迎娶她的第一夜。

  我的幻想里,好像没有这个喔?

  看样子...我的幸福要砸在妹妹的手上了。

  表妹表妹,表哥忘了说,其实表哥也喜欢你的啊∼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mmx687.com


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mmx687.com

❀日本高清视频色wwwwww色 ❀日本高清视频色惰www ❀日本高清视频www色